教育信息化如何升级?

2018-08-29

顾名思义,“升级”是由较低级别提升到更高级别。从当今人类社会发展大势和我国教育的发展阶段看,教育信息化升级的特征主要在如下三方面:

 

1. 由“器”“术”层面新增“法”“道”层面


 在我国传统文化中,有器、术、法、道的层次递进之说。此前,我国的教育信息化更多是在装备媒体、建网络、建资源、建平台方面发功发力,最具代表性的特色性工作是从2012年起开始的、卓有成效的“三通两平台”建设,大大改变了我国教育的环境,在实体教育环境之外又初步建立起了较为完整的虚拟教学环境。但是平心而论,这些建设总体上或者说更多地属于“器”和“术”的层面,虽使教育面貌大大改观,但并非使教育发生质的变化,尽管建设的初衷很好,然而很多建设者与应用者不知初衷,或忘记了初衷,或背离了初衷,存在为建而建、为用而用、甚至为花拳绣腿而用、为炫耀技术而用、为炫耀富有而用,也存在不少教师只是为了图省事而用,而不是为质量提升而用、为教育现代化而用、为更好地培养创新创造人才而用。因而,教育信息化的巨大经费投入以及信息化基础设施的不断上层次,并未带来教育质量的极大提升,甚至于在某些方面还发生了副作用,这也就是教育信息化发展未能使教育的质量与本质发生“显著性差异”的深刻原因之一。

 


事实表明,如果教育信息化仅仅停留在“器”和“术”的层面上发挥作用,则是将信息技术这金箍棒式的神器当作擀面杖、晒衣竿、烧火棍、拐杖式的小工具使用,是典型的大材小用,作用远未充分发挥,每年在教育信息化方面投入百亿元量级的经费如果仅仅在“器”和“术”的层面上使用和发挥作用,则是巨大的浪费和损失,显得是如此的不值得,显得是那么的得不偿失,对教育信息化有质疑之声也就不足为奇了。因此,我国教育信息化升级的重要内涵之一,是既保留在“器”和“术”的层面上施力,又升级到“法”和“道”的层面发功,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改变教育教学的方式方法,使教育信息化在过去只发生“物理反应”式的小作用基础上,升级为发挥“化学反应”式的大作用,这是教育信息化取得大发展、发挥巨大作用的关键。我们一定要认识到,信息技术在教育方面的作用已发生了计算工具、交流工具、学习工具的变迁,现正在实现向变革引擎的变迁,技术与教育服务关系已发生由少数人掌握技术为多数人服务,到多数人掌握普及性技术为自身服务转变,现正在加速开启机器人为人服务的新时代。在此之前,教育信息化更多是在做教育数字化的工作,而今要在已建构数字化的新轨道上,建构这个时代该有的教育新秩序和教育新方式方法。教育实现物理式的数字化转换是容易的,而在数字化的基础上实现化学反应式的系统化重建教育、再造新的教育流程、重构新时代的教育,则需要极大智慧。《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中提出“努力构建‘互联网+’条件下的人才培养新模式、发展基于互联网的教育服务新模式、探索信息时代教育治理新模式”,就是“器”“术”升向“法”“道”的制度安排。

 

由“器”“术”层面新增“法”“道”层面,核心是教育信息化的作用升级。如果长期停留在“器”“术”层面,必然会导致以技术为中心,以物为中心,过度建设,过度使用技术,过度依赖技术,而忽视人的发展,忽视教育方式方法的改变。

 

2. 由带动教育现代化走向全面推动教育现代化


 教育信息化基于的现代信息技术,其“摩尔”般的发展速度,给教育现代化发展以启示作用,正因为如此,我国在世纪之交提出以教育信息化带动教育现代化的教育发展方略。也就是说,教育信息化在前10多年主要发挥带动教育现代化作用,更多的是在信息承载数字化、环境设施网络化、呈现与表现方式多媒体化方面起建设与示范作用,使教育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这种变化是“教育+互联网”,还远远不是“互联网+教育”,远未使教育发生实质性改变。信息化全面推动教育现代化的实质,是加速推进我国“互联网+教育”的发展。



要全面推动教育现代化,首先必须对教育现代化的时代内涵有深刻认识。现在许多地方的教育主管部门、许多教育工作者所推进的教育现代化,还仅仅是工业时代的“教育现代化”,而远远不是当今时代的教育现代化,更为不可思议的是,用于评估教育现代化的标准远远不是为立足新时代的教育现代化而设立,很显然这种评估本意是导向和促进教育现代化,而事实上是阻滞真正的教育现代化发展,是典型的事与愿违、好心办坏事。人类历史上迄今的教育现代化,可分为工业时代版和智慧时代版,信息化全面推动的教育现代化必须是智慧时代的教育现代化,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二轮教育现代化。如果在该方面认识不清,就会犯表面上是在轰轰烈烈地推动教育现代化,而事实上是在阻碍智慧时代教育现代化发展的时代性错误、方向性错误,教育信息化就不可能发挥非常大的作用。

 

由带动教育现代化走向全面推动教育现代化,即由数字化走向数字化基础上的变革化、智慧化,流程与方式方法的时代再造。

 

3. 由跟进转向并跑与领跑并存发展

 

过去我国的信息技术总体上落后于国外,在起步阶段更是远远落后于国外,现在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已大大缩小,在移动通讯方面已经历了2G跟随、3G突破、4G同步、5G引领的跨越式发展,在语言人工智能、图像人工智能、部分服务机器人、增材制造技术等方面已随着科技由跟跑到领跑的转变而处于世界前沿,这为我国教育信息化领跑世界提供了先进的技术支持和先进生产力的保障。我国每年贡献世界经济增长30%以上的经济发展活力,正在加速实现新时代前无古人的教育现代化的决心和部署,这些为我国引领教育现代化提供了经费保障和动力支持,因此,我国的教育信息化有条件、有理由、有能力由在世界上处于跟进状态向领跑状态发展,与中国引领世界的发展新常态相匹配,从而助力我国引领世界。


来源:《电化教育研究》  图片来演:摄图网